难以置信毛概论文(论文生成器)

  • 2023-12-08
  • John Dowson

只有每个人针锋相对、所有人意见不一才给我安全感。我对一起愤怒最为敏感。不管是什么事件,我总对群体的愤怒感到本能恐惧。想躲得远远的那种恐惧。

难以置信毛概论文(论文生成器)

 

写在前面:写完之后我看了几遍自己的这篇文,确实是自己都有被自己惹到,并且我可以预见这篇文会激怒不少人总之你可以分享这篇文章给你的朋友骂我,可以截图给你的朋友骂我,如果你没有加我也可以分享到自己的朋友圈骂我,甚至也可以屏蔽我然后分享到朋友圈骂我。

但是不要私信我或者评论我骂我,谢谢大家在在过去的15个小时里,我睡了12个小时,在床上瘫了1个小时,下床后进行了每周一度的整理床铺桌面扫地拖地,翻出了积灰大半年的ordinary果酸刷了个酸顺便敷了个面膜,倒腾自己画了个妆,然后现在一个人在寝室里写这篇莫名其妙的文字。

虽然天很阴但是也算是有太阳,阳光洒进来勉强可以称作是"窗明几净",虽然理论上来讲此时此刻我应该在光华楼西辅楼上我本学期的倒数第三节有机化学课,然后在课上昏昏欲睡或者低头玩手机写这么一大段其实重点就在第一句啦,我居然真的一口气从昨晚八点睡到今早八点,除了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醒了一次戴上了塑形镜顺便去了趟卫生间,而且我早上醒的时候依旧还很困。

标题是我扫地的时候乱想的后理想主义我确实不明白是什么玩意,但“后理想”这个词让我想起豆瓣上一个很烂俗的梗“layback是什么意思?”“张艺兴退后”(如果有冒犯到张艺兴的粉丝我提前道歉)为了保持一定程度的严谨我刚刚拿起手机查了一下发现。

layback是一个词典里没有的词,那么在我们追星女孩的聊天中这个词大概的含义是“延迟得知消息”,通常会缩略成为“lb”来使用,并且l越多延迟越多,举例是:?上个月我哥哥居然去了××盛典,我lllllllllb

了我是真的为豆瓣上这个笑话笑了很久我还是很认真地去搜索了一下“后理想主义”,发现这还是一个没有百度百科的新词,稍微能看到相关含义的几篇文章,大概是指向在“理想主义失落以后的时代”——可是我甚至连“理想主义

”是什么也不甚清楚呢“啥都不清楚你还写什么写?”“我写什么关你屁事” 给大家表演一则现代网络生态我对于这个词的唯一熟知是楠楠那句掷地有声的“理想主义者今何在先生!”,可惜他们俩都很久不发微博了,眼看着又到了年关。

总之我觉得无论什么词只要加上“主义”两个字瞬间就成为了可以被讨论的对象,比如鸡汤其实也就是一个大家都知道没用但是偶尔自己也会信的东西,但是“鸡汤主义”可能又可以产生一篇微信10万+我写到这里居然饿了,鸡汤还真是个好东西,但是我又突然想起另一个反例。

在我的微博世界上“帝国”这个词的单独出现基本上指的是tfboys的饭圈整体,但是“帝国主义”这词前面好像就是要加上一个“打倒 ”看上去才合情合理其实这种莫名其妙的分析可能是我被“话术”这个词捆绑的结果,我始终觉得我在这里一年半在学术写作上的所有进步就是对一两个词的频繁使用,诸如。

“语境”和“话术”,虽然使用“语境”这个词的“语境”本身就是一个语境,而“话术”这个词本来就是一种“话术”——写了这一串让我想起微博上那个几万转发的“狗屁不通生成器”说起来也不知道是骄傲还是叹气,我在来到这里之前的十几年里已经受到了充分的毫无意义文学写作的培养和熏陶,从小时候看我妈修改公文到后来一篇又一篇的高中通讯稿,而这一切都在我前天晚上两小时速成了五千字毛概论文上得到了体现。

其实无意义文学也是一种看了开头就知道无意义的东西啦,除了浪费写作者一点时间和消耗打字的用品之外也没有什么害处,毕竟虽然大家都很珍惜自己的时间拒绝参加一切形式主义的活动但是也在最大程度地浪费自己的时间,而说着环保的大多数人也还是会在处理蟑螂的时候丢下厚厚一沓卫生纸隔绝手感并转发亚马逊森林火灾的微博且不关注后续辟谣。

天啊,我好刻薄由于认识不少文史哲专业的同学,偶尔一起自习的时候看她们飞快地打出那种看上去巨他妈有意义但是我确实看不懂的东西的时候也总是会感到惊叹,不知道是不是就在此时此刻我就见证了人类进化的新分支,或者。

20年之后我就是被折叠到4小时的那部分人,他们在12小时的间隙里能想起很多年前和她们一起自习过的那个愚蠢的人(《北京折叠》只看过一遍,如果用错梗了那就是我脑子不行)问起熟悉一点的朋友,她们以我本人感觉亲切且了解的语气说。

“害就是文科作业罢了”,我在听到这样的话语的时候长出一口气但是还是会有惊叹的时刻,前些天被朋友邀请一起参加了一个关于追星的小讨论会,在正式开始之前我偷听到新闻系的那位主持人同学和他人的对话,虽然我没有听清整句话,但是我很清楚地在那句话里听到了。

“吊诡”这个词,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另一种冲击主要是我实在是没有做好这种准备,“吊诡”既不是在书面文字中出现也没有代表嘲讽的意义,而是作为日常交谈中的正常词汇又去搜了搜这个词的出处,出于鲁迅引自庄子,表示在逻辑上左右为难。

好的那我理解了这个词的被使用,虽然我也更喜欢在解释里出现的那个“一开始被常用作为悖论”也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使用“矛盾”,但是我还是理解了哈,我总觉得我在说的时候指出的那句“新闻系”充满着另一种意义的刻薄,最近这种此处事故频发的阶段看着几个群里的义愤填膺和自己朋友圈的相对俗气,感受到了一种理工科的世俗快乐。

——大概也是我屏蔽了很多人的缘故写到这一部分的时候刷了刷微博,发现易烊千玺不声不吭地像个歌手一样一口气发了一整张专辑(?歌手也要宣传的吧!也没有内涵他的意思)飞快地打开QQ音乐开始播放,发现居然还是那种含有。

intro和outro的完整专辑(真的没有内涵的意思),翻了几首歌的歌词,一个人捧着手机发出“喜欢喜欢喜欢”的感叹,我真是小女生!主要是很喜欢歌词,“有一棵大树碰到我,没关系那都是假的”“与其做牺牲的一半,不如被冲进麻木人海

”“不在意吗/刻意的吧,发抖写出可怕”,都是这种泛着yyqx式反潮流的歌词,感觉不太像一个所谓的顶级流量的歌的歌词虽然我也知道“反潮流”也是一种潮流,有时候也觉得他还是一个小屁孩啊,你看这个人,写了两千字的看上去冷静嘲讽又桀骜的文字,但是还是喜欢易烊千玺,她好俗气。

俗气俗气俗气,耶耶耶天啊,解释标题的前半句我就写了两千字,我是废话大王,我干嘛不去写我的期末论文至于后半句就是很字面的含义,这应该会是本公众号在2019的最后一篇推送,所以是2019绝唱又去搜了搜绝唱的定义,说是。

“创作体裁达到最高水平”,那我自我认证这是本公众号在2019写的最好的一篇,欢迎大家有不同意见,并且不必告诉我,谢谢大家这个公众号从今年2月底创建到现在写了14篇推送,其中4篇是旧稿目前有161位关注其中。

79位是我的朋友(天啊?我不认识的人关注的更多,怎么回事),阅读量最高的是那篇698阅读的pieces,点赞最多的也是它(天啊?那篇我真的瞎写一气,怎么回事)总之每一次写的时候我都会说我在乱写,有一些是真的是很乱地写,就是我只是为了写而写没什么主题的,有一些是想起一些事以后再去写它。

每一次发布之后都会有朋友讲说其实感觉到了某些东西/被触动/感觉我很温柔之类,每次看到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确实是我写的,我自己回过头去看的时候也能看出里面的温柔,但是我还是大多数时候都混乱,和我稍微熟悉一点的朋友都被我骂过或者被我死赖着撒泼打滚,有不少朋友很认同我那句。

“我能活到现在纯粹是因为认识的大多数是好心人”每年流行N次的点赞写印象,某位朋友给我写的是“野好野本来以为只是思想很野实际上行动野得夸张又令人羡慕55555 而且好凶!明明写出来的文字那么温柔(?是我的主观感觉)!也许可以等到一个温柔的人你就不会这么凶了!。

”,看到的时候浮起一丝丝好笑我也没有很野的思想,我是一棵温室里的韭菜,被割掉了再也没有长起来昨天有同济的朋友大概是延迟吃瓜问最近此处的某事,我在给她的6条60秒语音里有一句就是“作为一棵温室里的韭菜”说实话我一直不太爱吃韭菜的,直到某一次误打误撞吃了蘸醋的烤韭菜,惊为天人。

我的外卖怎么还没到,好饿好饿好饿最近当然是颇不太平,而且出于屏蔽词的原因我还不能使用大名(you know which!),而我实在是对“我校”这个词存在抗拒在我心里能够被称为“我校”的还是那个嘉祥噢,无论是对于上海这个城市还是这个大学我都不甚有归属感,在不同场合出于不同理由给不同的人我都说过。

N次根本没有想过会来上海虽然算是蛮熟悉的某位在清华的朋友给我讲说他很喜欢上海而不喜欢北京,我也在前几天才给舍友说我必定是受不了北京的冬天的毕竟我很怕冷,所以说到最后我还是喜欢“北京”这个意象罢了说回来,在我不愿意使用。

“我校”的情况下,我也很抗拒“你校”“贵校”这种说法,说真的站在这个校园里用着这个学校的校园网以后还要用这个学校的毕业证出去找工作或者读研然后说“贵校”,我总是有一种冲上去说“要不你先交个退学申请?”的冲动。

就算没有亲切到可以使用“我×”这样的称呼但是也不必显得如此远离,于我而言我个人的选择是就使用它的大名,或者开始研究如何尽快地逃离它如出一辙地我讨厌使用“你国”“贵国”这样的称呼的人,可能是出于中文带有的这种在缩略的同时模糊含义的作用这个词没有那么的恶劣,但是我还是在看到的时候每每感到恶心。

或者每一个说这个词的人在表达的瞬间联想一下“your country”这样的表达呢,如果已经不是你的国家不如先放弃一下国籍?这个词在产生的开始好像还是蛮严重的一个词,我关注的某位颇为白左的博主也曾经义正言辞地批驳过它并且比我上述的东西带有更多的论据。

只是现在它已经变得越来越通常,只要是每一个看上去关注时事民生的微博大V总是会“一不小心”冒出这样的词汇,只是我本人的接受阈好像并没有因为它的广泛使用而变化,只是刷微博的时候不爽的次数更多了而已吖,说回来。

也不太有点评时事的冲动,虽然我也是站在吃瓜第一线的人,在一切渲染起来之前先行转发了教育部的批文到某一个群里然后开始大家来找茬的游戏,也很愉快地点了很多个“在看”但是我大概确实不能体察到群里朋友们那种“自习不下去

”的愤怒,写到这里想到前几天微博上看到@写秋君 那段话,“我把这火啊那梦啊的情绪修辞全都留给搞艺术的了现在我看社会议题的时候心里真的没有一点情绪愤怒,痛苦,疑惑全没有我只想看造成现象的原因,现有机制的缺陷,和改良它的方法。

”我只有中间那段话和她相似,我自然不是了解艺术的人,也不再有了解原因机制方法的动力,我只是丧失了其他感觉我不会再因为这些事而感到真正的愤怒或者悲哀了,大多数时候只是一种好笑的嘲讽就像昨天有机实验做到一半,有个同学提醒我说我有一边耳钉后面的塞子掉了,我愣了愣然后说,。

“那,那也就这样了吧我也不能干什么对吧!”类似这样的,我能做什么呢,我此时此刻的处境决定了我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事,知道了它也不过就能这样,于是我拿起手机给店员拉花很成功的焦糖玛奇朵拍了张照,一边嘲讽自己小资。

因为这篇文没写完加上今天太冷加上断药后吃药的反胃头疼副作用本来是不打算出门的,上午的专业课已经翘掉便也不在乎下午的通识课和我一起上这门课的朋友CC发消息说这节课有纸质问卷,出于某种隐秘的拿A的渴望还是收拾东西准备出门,出门的时候舍友才想起来告诉我说上午那节有机课上有本学期唯一一次课堂小测。

虽然在临出门的瞬间CC告诉我说问卷是匿名的没填也不会发现,收拾好了东西还是打算出个门,此时此刻坐在空调开得很温暖的7 puzzle里左手焦糖玛奇朵右手柠檬水我也很快乐出门的时候在寝室门口的穿衣镜看了看自己的。

outfits,搭配得不伦不类的上下装藏在了长长的羽绒服里,肉眼可见的只有厚重的雪地靴和slytherin的帽子和围巾帽子是三年前去Boston的时候自己买的,围巾是找代购等了2个月的苏格兰原版,虽然哈利波特在。

B站上线了小半年我也没打算打开它,但是我也是在某一个阶段真实的很喜欢着它,爱屋及乌到了给神奇动物在哪里全部打10分的地步只是忘记了哪里看到的一个研究还是报告,说是中国人会更喜欢在电影里偏反派的斯莱特林而看原著的大多数国家偏向于那个主角代表的爱与勇气的格里芬多。

由于我也忘记了在哪里看见没法去查证数据来源,只是总感觉这些东西里有某一些隐喻在斯莱特林的学院色是绿色,带着绿色的帽子过了大半个冬天,谢谢它很温暖我太能瞎扯了,扯回来扯回来鉴于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我们学校的名称,我决定勉为其难地暂时在接下来的文字里使用。

“我校”来指代它其实完整的吃瓜链得追溯到去年,当时大概就已经看到了修改regulations的报告,而今年不过是批了下来在微博上一定程度的爆发也有我校的名校名号的原因在,混合着PKU最近的一些事,自然满足着所有引发舆论热潮的爆点。

其实我一开始就是没有太多情绪的,所谓的free或者independent本来就是挂在脸面上的东西,现在也不过是表面上也不要了的“表里如一”出于我没有那么愤怒也出于我当时还在校车上我并没有参与某个movement。

,但是我确实也在当天循环播放了一个多小时的school song那个活动的主要发起者之一算得上是我熟悉的人,我看着他们的愤怒或者感慨有一些羡慕他们,或许我羡慕的还是他们的情绪大多数时候我都不知道快乐和悲哀该从哪里来,在微博热搜或者豆瓣各个组来回点八卦的时候打发自己的。

FOMO症状,空落落地没有落到实地说起来这件事从头到尾只有两点让我笑出声,一是the lyrics of our school song became illegal on Weibo, 一是有人把我校学生在我校食堂唱我校。

school song的行为等同于HK的那一群人我看到的时候当然也称不上愤怒啦,我只是:?天啊,疯了吗?这个事件的尾声是今天看到朋友在群里分享的某个博主发言的截图,文字内容大概是“FDU的文理科分歧应该算国内一流的鸿沟了,文科狂出。

anti贼,理科狂出成果”,我为今年发了两篇nature的我校生物系教授在我朋友圈感到了骄傲,并且又一次产生了理科的自我认同啊,我大一的辅导员也参与了2018年我校某篇nature的实验呢!“别人发两篇。

nature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骄傲什么?”“嘿嘿,我就是骄傲”“怎么只谈骄傲?文科那个问题呢?”“别问啦,我就是和这群人混在一起的”我好像说了蛮多次,我真的不明白我怎么会认识这么多文科的人,尤其是中文说起来我算是作为现今教育体制的。

“优秀结果”,也不太明白我走到这里到底学会了什么可能就是学会了像上文一样,在意识到某些词汇会变得sensitive的时候可以自动转换为英文,虽然这些词汇的复杂程度甚至没有达到四级今年暑假某部剧爆红的时候我首页也有些博主转发一些。

“卧槽这也能播??”“谢谢××爸爸谢谢谢谢”,我看到的时候自然是泛起一些高贵的指责啦,“难道要对播出感恩戴德吗?这些本来不该成为禁忌”只是指责的时候我当然高高在上,但是当我自己成为那个生产者我也会开始熟练地。

自我阉割,转发马住关于如何找出发不出去的微博里的关键词的方法,在微博里打字的时候自带分隔符、拼音并远离study这个词里的某个字,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混入如此多的缩写和英文你可以骂我江一燕,没有关系如果有冒犯到江一燕的粉丝,那我先道歉,我的错。

最近开始热爱所有普遍意义上的贬义词汇,诸如庸俗、幼稚、市侩,并且很快乐地把它们安到自己身上前几天和某位认识了很久很久(比上一篇推送里提及的lmf只短了一两个月认识并且也是一直一个班)也很熟悉的朋友聊天,我们俩现在都处在某种不太健康的身体状况里。

总归是漫无边际地聊开去的,也忘记了怎么聊到,总之我俩的妈妈都希望我们俩变傻一点就好了,我们俩也希望自己变傻一点就好了那个没太多人知道的微博小号的签名是“努力变蠢”,18号凌晨一点四十我发微博说“想变得愚蠢、肤浅、易怒和幼稚。

”,然后四十分钟后发了一句“我们彼此分享互相陪伴吧”以及睡去朋友早上七点多评论我说“你给我去睡觉!”,我回复了她一首《行歌》,我发的那句话是这首歌的歌词我听陈鸿宇的时候《理想三旬》还没有烂大街,我最喜欢的是第一版《行歌》和那张专辑里的念白。

我喜欢陈粒的时候她还没有分手,《奇妙能力歌》也只是demo我喜欢张悬的时候张悬当然已经不再出歌,我最喜欢的既不是《宝贝》也不是《喜欢》,一开始是《艳火》后来是《城市》,我想念那句“而我爱你你可要记得”以上可能带着一点高傲,但是我真的不是有品位的人,毕竟我直到现在看完过一集的美剧也只有。

Big Bang,看完过的电视剧只有神探狄仁杰哈,品味真的也是一个很神奇的词认识了两三年近来已经完全不熟的朋友有一条微博我印象深刻,大意是“虽然大家都说审美没有高低之分,但是这句话只是为了正确,事实上审美是有高低之分的。

”她说这句话自然是带着一种对自身审美的认可啦,我是远离艺术的人也无权评判这句话的对错,但是让我们假设这句话的正确,然后我就要大声说出我是审美低劣的人——并不是想说我喜欢的东西低劣,它们都很好——可能还是想说我自己低劣,如上文所说的,我最近热爱用贬义词汇形容自己。

说到这个部分可能还是出于某种对自我的逃避在我校的事情闹得蛮沸反盈天的昨天,群里的朋友截图了一些他们朋友圈里的发言然后展开了批驳,“这种理论也出现了”“又来一位”我没怎么发言,一是出于这部分发言者不是我平时聊天较多的那几位,一是出于被他们批驳的那些发言里某些我甚至也觉得赞同。

只是说那些发言的人语气里都带着一种自己才是那个看完全局的人自己才是清醒的人的高傲,那我也不知道承认自己的愚蠢无知之后能不能逃避这种指责虽然我也知道我这种行为好像又有一个词汇可以拿来形容并贬低,但是我是学术废物我想不起它,我也不在乎辱骂了,只要别骂到我能听见。

本文好像出现了很多次“群里”,但是我实在是不太好概括本群的性质……它名义上是一个打卡群但是都是些“晕车卡”“眼睛疼卡”之类的奇怪打卡,虽然是社团衍生但是除了成员以外和社团没有太大关系,群里的人也并不都相互认识我也只和其中的某几位稍微熟悉,但是总归是一个发言会让人感到安全的地方。

群里有日本101有明日方舟也有写不下去的论文,当然也有对娱乐圈或者社会事件的实时吃瓜大概去年我曾经发了一条朋友圈说不了解真相胡乱发言很可笑,后来某位朋友发朋友圈说“不了解全部事实就没有发声的权利了吗”之后又秒删,虽然不一定针对我但是也让我思考了很久。

在眼下这种investigative reporters几乎绝迹的情况下,所谓的“全面了解”其实就取决于谁在网上挂的时间长、第一时间看到的新闻多,于是我在想可能“去发言”就已经成为了一种我们能参与的方式,纵使是错误的也是

“相对好的”,就像我昨天看到的@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发的那条微博,“当某些男性开始喊着他们也要平等的时候,你就知道feminism运动初见成效,因为‘不平等’这个概念终于克服重重耳障脑残,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注:我对本段话进行了又一次阉割,并补充了句号)本篇绝无参与任何相关话题的意思,我只是隐隐约约感觉两种思路的思考方式是一致的,就像我今早看到的@青释 那句“觉得‘田园feminism’也好,‘女拳’也好,

‘拳师’也好,这些有至少是主观上的污名化动机的称谓,无一例外,都是很有力量感的描述其实还蛮容易看到他们的恐惧的”(注:对这句话进行了阉割,以及我真的没有参与相关话题的意思,我真的只是觉得思路一致)“你看这个人多么浅薄,举例都是微博发言,一看就是没读书。

”“别骂了别骂了别骂了,真的没读书,今晚回去就打开《第二性》开始阅读” 最近的社会热点事件好像都和各大院校有关,从上财到pku到我校,事件发生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很近又很远的距离感又带着高傲想起了那个“我国网友本科率

××”的数据,总之我们在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视角会很自然的与大多数人不同网友们感到愤怒的时候不仅仅出于事件也出于那个学校的名号,我总是很阴暗地觉得网友们很热衷于看到当初自己考不起的院校出事去年PKU的自招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我曾经的同班同学如今的

PKU学子我的微博互fo和网友们唇枪舌剑了颇有几个来回,我一边感叹着她们还有和网友吵架的动力,一边还是颇为冷漠地看着我的同学们被扣上所谓的“护校婊”这样的名头我校和PKU也没有多大的差距,我也有不少同学是自招进的现在的学校,面对着这样的话题我自然会有不同的看待视角。

蒋方舟和开水族的生物男的热搜在微博上挂了很久,只可惜浙大和清华里都有我很好的朋友,也都有通过自招降分进去的同学,于是对着某一些“降60分才进的清华,可想而知”的评论我很想贱兮兮地评论一句,“我愿意被你这么骂,那你能让清华给我降

60分吗,或者6分也行”说起来清华好像是在近段时间唯一保持了安全的学校,可能是因为它的很理工和红专,但是我每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都想起清华原本不是国人建的校,而我校的regulations里可是有那句很引以为傲的。

“第一个”把话题拉回这一些社会事件,lmf和tyh都在远比我好的大学当远比我好的学生,于是这些事件在谈论的时候那层学校的影子也被忽视毕竟没那么重要我又想起牟某出事的时候朋友圈里不少朋友说“第一次真的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今天学了一个词”,然后我大概是去年就在网上冲浪的时候了解到所谓pua的奇技淫巧我坐着的咖啡馆的长沙发的左半边来了人并坐下,我立即陷入社恐,掏出耳机并开始播放cicada她掏出了一本肖**考研政治,祝她好运。

总之我花很多时间在网上冲浪,于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已经丧失了某一种保持愤怒或者敏感或者关注的能力怀念嘉祥的时候想起高三的时候语文老师让我们每人每天分享一句名言做素材积累,每周要去找一些新闻或者社会事件也是类似的缘由。

那个时候我还会很认真地在讲台上讲一些东西,义愤填膺到在后面站着改物理作业的班主任也转过来看我但是现在我已经丧失了那种能力,别说坚持看《三联生活周刊》《看天下》《环球科学》我甚至每个月都没有读完一本书,而我也不再有当初追踪完一个事件的动力和发自内心的关怀了。

最近总是想起那句“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想起当初在早读的时候带着大家读完了近十年的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于是找出了我未曾看过的2019年和过去十多年的献词又看了看,也已经找不到我当初一瞬间泪目的感受。

早读这件事也离我很远了,ljj如果知道应该会感觉悲哀,毕竟我也感觉悲哀突然反应过来那句“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引自鲁迅,但是我熟悉是因为成都七中2018级的百日誓师上有位老师说过这句话,很认真地又去搜出了原文。

我已经离高考的战场很远,虽然我一遍又一遍说我想回高三但是我甚至直到现在也不知道2018年全国三卷那道导数题该怎么做,我也永远不可能真的回到科技楼的四楼再在门口的座位上看一天的博尔赫斯只是回溯这篇老师讲的话的时候突然发觉其中的内核与我校。

regulations里第一句被删掉的内容有某种程度的相似,又感到了嘲讽“大而化之”“天下大同”,莫名其妙想到的词句之前曾经说想写一篇为什么辩论无意义的文章,出于朋友圈里有很多辩论队的朋友也出于我没有想好该怎么写然后其实最大原因出于我太懒了一直拖着没写,也在这里一并写掉好了。

先是想起了前几天田冉冉发的那条微博(微博名是@用户wydsdsb,或许大家会知道她@一只清单 这个ID),“我认为的话就是远离学生会,商科文科,英硕澳硕,山东,学长等关键词男性”我的微博互fo网友(真的是我互。

fo,我的网友遍天下)评论了一句“trr你漏了一个打辩论的!那篇文章里那个男的之前是辩论队的!”被trr转发,转发词是“我说什么来着,学生会+辩论队,立即击毙不用考虑”这段话当然充斥着一种会让人会心一笑的刻意地图炮啦,只是还是因为过于好笑被我记住。

我想起我的那位朋友因为辩论队认识了一位学长最近正在暧昧,过几天要一起出去看电影,不知道这位学长是不是学生会的,估计是要击毙了不过这位学长也不需要击毙,之前她问“一个小时不回我消息是没看手机还是死了,大家说说呗。

”,我回复“死了”真的很好笑!哈哈!又扯远了,我其实只是想说辩论其实一开始在我真的参与“辩论”之前我还蛮向往这个词,从这篇文里大家也能看出的我废话很多以及从小就有些伶牙俐齿于是被长辈们说可以去参加辩论队(啊,我家真官僚。

以及我家也确实字面意义上官僚),六年级的时候也蛮喜欢《第一辩手》这个系列的轻小说只是后来当我相对靠近它之后我觉得自己并不真正意义上适合它,后来我开始讨厌它先说一点不那么相关的事情,我一直以来把“不同意见

”分为三种,一种是“有正确答案”的,诸如某一道复杂的微积分,就算要分部积分八百次但是最后总有一个可以到达的结果,有时候某一些社会问题也是这种情况;一种是本来就没有任何必要统一的,比如一首歌好不好听,我觉得它好听和你觉得它难听得像屎之间没有任何冲突,

我们根本不需要相互交流,也不可能相互认可或者妥协;还有一种就是存在灰色空间的,每个人可以持有自己的意见,可以讨论可能互相退步,但是没有必要一定要达到一个结果,有时候甚至自己持有的观点都是不确定的我拒绝和网友吵架很大程度上就是出于大多数问题都是第二种,就算骂三十页对方也不可能认同自己,有这个时间去磕一点自己的爱豆他不香吗。

(我就是馋他身子我下贱.jpg)我讨厌辩论可能就是因为它是一个有胜负的比赛,但是大多数辩题都是第三种甚至第二种,每每看到辩题我都会产生一种“天啊这也能成为一个辩论题目”的感觉好啦好啦我当然知道辩论在于展示逻辑和辩论技巧,我也知道抽到的辩题也不一定是自己所认可的,但是我就是讨厌这个过程。

丁耘上半年给我们讲《理想国》导读的时候很偶然提过一句“辩论是媚俗的”,我忘了去询问具体原因,但是我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点并觉得认同(欢迎辩论队的朋友们告诉我你们的观点,但是不要吵架,也不要骂我)我本能地反感。

“为一个自己不支持的理论准备论据”这件事,有一些辩论队的朋友告诉我说一开始不认同的、自己抽到的标题,在准备材料的时候会准备着准备着发自内心地支持听说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混合着好笑、害怕和远离我高中的时候没有参加辩论队是因为我班接连两年抽到我反对的辩题于是我充当了在他们准备的时候和他们吵架的角色,大学的时候没有参加辩论队是因为我懒得。

我的所有可能的伶牙俐齿都建立在我真实地支持它的基础上,我总是觉得在没有“它是对的”的基础的时候用技巧去证明它是一种耍流氓,可能辩论本身就是官僚哈,官僚也是一种话术最近又出现了网友怒骂学生会副部长的走红豆瓣帖子,我每次看到这种的时候都会自我审视自己高中的时候有没有那么可怕。

(天啊,当然没有,我高中的时候也在天天看微博网友骂学生会主席),以及发自内心地好奇是不是大学的学生会真的突变到如此说起来作为一个在中学时代如此活跃于社团、学生会、学生工作的“意见领袖”,在大学一下子活在社群之外演唱会场馆之中,其实主要是出于我这么忙了这么久之后实在厌倦了这种生活,而且到大学了追星更自由更方便。

但是当我看到大学的时候这些我曾经习惯的东西会成为这种样子还是感到庆幸自己的从未接近,就算是现在自己勉强算是作为管理核心的社团也是一个anti organizational system的社团,以乱糟糟作为运营概念。

(我英语很差,我乱翻译的)或者说我之所以在高中的时候能很自如地呆在学生会里是因为确实没什么人管我,那个环境也离“官僚”这个词很远,就像前几天我和前文提到的那个希望变傻的朋友聊天的时候谈及某位老师,我说我其实不甚喜欢他,

“但是他不怎么管我,所以也就还好”但是在聊天的时候我也说“其实在自由的时候我向往不自由”,但是这是一些更自我的东西,这篇普遍来说还是面向社会的,我们就在这里略去不谈和“辩论”类似的我也有些畏惧“律师”这个职业,就是说我从理智上非常明白它的必要性和职业内容,但是我还是在情感上不可避免地对

“可能为杀人犯辩护”这个场景感到恐惧——前文提到的那位和辩论队学长暧昧的朋友他俩都是学法的!天啊!pua高发人群认定!虽然我也知道诉讼&非诉这种分别,也知道“为杀人犯辩护”这种场景也是大多数律师都接触不到的少见,但当我恐惧辩论赛这件事,我自然也恐惧在公堂上为

“不正义”发声我的意思是,通过正义且正确地援引条例,为我这种屁民心中的“不正义”辩护,虽然我真的,我真的,明白这种机制的必要性,就像那句被用滥了的“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说起来很多句子都是莫名其妙被用滥了,就像鲁迅那句。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我对于这句话并没有太多的感叹,除了某一些凌晨四点一个人醒着的时刻我在更多时候扮演者“吵闹”的那个人但是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在一句话被用滥了之后他就会失去一开始被引用的力量,就像好像一首歌朋友圈里很多人分享就体现不出品味。

总之我也不太像这样的人,我喜欢着很多人喜欢的易烊千玺并且很为这件事骄傲,我好像比他自己还为他骄傲,可能还是出于自己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如果在期末季写了一万多字非作业文章不算的话说回来,在微博上关注的某位应该是在澳洲学法读研或者读博的博主很关心时事民生,是我那个关注不到。

90的小号摄取新闻的主要来源之前由于有时候过于白左被我取关,近来由于谈了恋爱订了婚变得稍微温柔可人了一些于是重新回到我的关注列(啊……总之没有说被我关注很怎么样的意思!表达的就是字面含义)春蕾的事之后她发微博说她和男朋友讨论这件事该怎么打官司,一位她的互。

fo好友评论她说什么时候回国做事业,我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又被小小地震撼到我当然也明白这句话里带着一定程度的开玩笑和自嘲意味(此处的“自”指的是自己的国家认同),但是还是对“律师的事业”这个概念有些畏惧我也看了很多以律所为背景的小说噢,以我对这个博主的了解就算真的要做事业大概也会是类似法律援助性质的,但是我还是感到惶恐。

我总是对很多事情感到惶恐,我想起刘慈欣某篇短篇里宇宙的执法者对地球人说从人类第一次仰望星空的时候就应该被制裁,我想起我在9岁就看完了《三体》那个在我隔壁写考研政治的女孩子现在倒在她男朋友的肩上,在我视线的余光里大概可以辨认出她在男朋友里的颈窝里蹭了蹭。

这是一个我在看小说的时候会觉得“很甜”的举动,但是在现实生活里让我觉得惶恐我又惶恐了这家咖啡店好像很多情侣,我想起上次我在这里自习看生物,我斜对面的那对情侣硬生生亲亲抱抱卿卿我我了两个小时,让我很想翻开《动物行为学》里的繁殖行为那一章放到他们面前。

《动物行为学》是我看过的生物有关教材里除了《脊椎动物比较解剖学》以外最好的一本书,冬天当然也是很适合腻在一起谈恋爱的季节谁能想到!这一段的开始!我只是想谈谈辩论的媚俗!我真是东拉西扯大王!之前有一位博主夸周深出了圈,出于习惯也可能出于直觉我点进原博主去看了看。

一开始以为是那种我熟悉的靠点评各类娱乐圈热点蹭热度的微博大V,后来发现她要比大多数这类大V还要更让人不能理解一些,概括来说可能就是失了智的自诩feminism的言论,举例是“凡是读过书的女性就不该结婚”

主要是因为实在是太失智而且拥趸者甚多,我觉得必然也是一位名人,便顺着又搜了搜她的ID,发现确实是名人也和果子狸777是朋友,于是理解了她的存在说起来前几天看到的一个算是话术的东西,“你男朋友关注pua,你女朋友关注果子狸

777,你爸关注逻辑思维,你妈关注健康养生,你关注***,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于是想到果子狸777也成为了一个符号,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她的成就了我也真的蛮喜欢“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这句话的,这种命令式的鸡汤可能是如今唯一对我有作用的鸡汤了,就像我前几天给舍友说我觉得我需要被关进电击戒除网瘾的学校。

扯远了,说到我搜索这位博主的事情我本来还在非常快乐地吃着瓜,了解她的前ID打过的脸,然后在广场里往下翻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伐木工”这个超话不知道那是什么的人都很好,总归也是一些恶心的东西看到那条微博的瞬间我就开始想这件事,这个超话里的这群人批判这个博主,这个时候作为一个自认为相对清醒的公民该持什么意见?或者说我开始叩问自己,这两群人我更厌恶哪一群?当然这个问题属于我谈到的三类问题里的第三类啦,也不一定要有一个结果,但是我自己的结论是伐木工那一群人。

理由大概是那个博主和她代表的那一群人可能是真的失了智,但是伐木工他们自诩高贵但是总是很“坏”的但是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王小波曾经写说“蠢和坏更讨厌蠢”,那我可能就是很蠢的人说着想起来我有一次和爸妈在一起的时候提起李银河,然后我妈的第一反应是。

“她后来居然还和那谁谁又在一起了”并表示愤怒,愤怒的原因是她曾经很喜欢李银河和王小波的书信集,感觉像是被渣了说起来我妈真的是第一代八卦女网民,高中的时候我要去看朴树演唱会饭桌上找爸妈要钱,我妈的第一反应是。

“哦就是周迅的前男友”有其母必有其女,我妈给我购买的书籍里不仅有二年级买的的明朝那些事儿,也有初中买的现穿古言情小说,而我现在每个月在晋江阅读上百万字的垃圾文学(我已经用垃圾这个前缀了,也就别骂我用文学去指代那些书了)。

我觉得我在参与很多话题的时候没有那么多认同感真的是家庭原因,和我相对熟悉的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相比)一直就是外公做饭,外婆四十岁考了医师执业证书典型女强人;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是我爸洗衣服,直到现在了我还是会因为太懒而在寒暑假回家的时候把最近一周的衣服拎回家给我爸洗;虽然是我妈做饭但是我爸负责大部分洗碗工作,在我妈身体不适或者太懒的时候我爸也会被踢出门去买菜回家做饭;甚至于说我小时候的某段时间由于我妈工作太忙,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是我爸单独带我。

虽然他们在很多方面和我有意见不符,但是至少在两点上我一直很感谢他们一是我妈二年级就让我看《明朝那些事儿》这种行为,一是上述这种非常自然的家庭分工,让我对所有的“不平等”保持敏感(不是只有这两点的意思,是目前比较想提这两点的意思)(也没有我读很多书的意思,是谢谢我妈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让我看了很多还不错的书,至少让我喜欢上阅读这件事)。

我的电脑刚刚提醒我电量不足尽快充电,我是把电充满出的门那我是真的很能写,surface的续航也是真的不怎么样好像就是昨天在PITD上看到一个提问,大概内容是父母一直很担心她的安全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到了过度的程度,想问问大家怎么解决。

我看到的时候大笑三声,毕竟我直到初三的时候去楼下的便利店我妈也会跟着我,但是现在我一个人飞哥本哈根都没有什么阻力我的解决方法也根本算不上什么“解决方法”,毕竟我的方法就是疯狂吵架保持住自己的某个底线坚决不退步,遇见阻力了就在言语上和行动上激烈反抗,然后就像植物的耐寒训练一样慢慢地他们也不得不脱敏。

当然这种方法建立在不那么在乎家庭关系的基础上,好的我冷漠我不孝我提前认错并道歉提及这种方法的时候我总是想起那句“话语即力量”,我也想起我一次次在电影、电视剧、微博发言被阉割的时候当一棵安静的韭菜,但是在文字被抹杀的时候第一次产生真正的逃离的冲动。

说起来其实one nine eight four和brave new world都算是在某种极端里很绝妙的作品了,可能唯一的差别是偶尔会产生那个新的世界确实很“美丽”的感受,但是出于我们的父辈经历过culture big revolution

我们自然地警惕前者又想起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发言,“culture big revolution从未停止,停止的是proletariate culture big revolution”(原句我也忘了是哪位博主说的了,也没有搜索到,抱歉。

第二句第一个词的含义大家可以通过某场movement的全称猜出,或者也可以查查出于自我阉割这段话被我写得这么支离破碎,真是对不起能读到现在的大家)其实会觉得那个“新世界”很美丽和我们之前想要变蠢的逻辑是相同的哦,想起来我还是认同了我曾经讨厌的话语。

我是真的逐渐变成了自己讨厌的人哎,不是那种鸡汤主义的“变成曾经的自己最看不起的人”,是那种我一边很讨厌高高在上得指责这种行为,一边自己高高在上得指责和上文提及的两本书一样出名的另一本我在高中时期阅读过的社科书籍是。

《娱乐至死》,虽然很多博主批判这本书的不专业但是它确实很风靡,也确实是很适合在高考全国卷语文作文题里拿来当道理论据的东西天呐!看看“娱乐至死”这四个字!这四个字本身就看上去好有道理了!但是我之前发微博说,。

“我本能怀疑‘一大群人一起’,无论是一起批判、一起赞美还是一起怀疑只有每个人针锋相对、所有人意见不一才给我安全感(当然沙雕哈哈哈除外……嗯,快乐本来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心理状态,我给它宽容)”,评论区里我自己评论了一句。

“所以我关注热点新闻,但是对所有被热切转发的观点厌恶到想拉黑转发它的人”,过了一天又自己转发,“而我对一起愤怒最为敏感不管是什么事件,我总对群体的愤怒感到本能恐惧想躲得远远的那种恐惧愤怒不应该成为时尚,愤怒是在进化上难以解释的情绪。

”虽然我的确还是很认同自己的这些话但是我已经不再有写出来发微博的情绪了,看了看微博的发送时间刚好是一年以前,那可能我的敏感是被我校一点点磨掉的,那所谓的free and useless可能的确是本来就不存在。

(在进化上难以解释没有理论依据…我自己觉得罢了,欢迎求证并告诉我)其实后面的几句都没太大关系哈,我比较想说的还是第一段话的最后一句和“娱乐至死”观点相反的是我可能认同的是“娱乐”是唯一一种算得上可以去“

致死”的东西,我那个转发最多的微博里大多数是“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沙雕微博,大概是可以被批判的冷漠我几乎不曾参与什么社会热点,于是没有成为“雪花”也逃过了一些被打脸前几天牟某的事情之后又开始流行鲁豫的话,说是她的那一些。

“真的吗?我不信”或者“我不该笑是吗?”可以有效应对pua男,同时被提出的还有今年颇为流行的晓明体,“我不要你觉得,我要你觉得”就当是我lb吧,但是能有人在现实生活中面不改色地说出这句话,我实在确实也是佩服。

晓明兄终于也像鱼塘一样拥有了独立于“霸道总裁”之外的独特标签,网友们创造出的绿大暗这个词也是着实很好笑但是绿大暗bot也开始做“微博返现”的骗钱活动了,这两年是bot们遍地开花又自我打脸的一年啊,总之,网友们在愤怒地转发微信推送的时候也找到了笑料,并且迅速达到了万转。

于是又有另一位博主发了一段话,(@尉迟燕窝),“看到反pua学陈鲁豫的那条了,我可以理解大家为什么会参与玩笑,为什么会觉得好玩但是这种解构来得太快太轻浮了无论遇到什么,我们都习惯了丧事喜办,但人生可以不必这么急于快乐的。

”姑且不论我打出“解构”这个词的时候又感觉到的好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面对这条微博的时候我一边很认真地感觉到也想转发,一边又觉得“那我还能做什么呢?”就算我的愤怒是真实的难过是真实的但是网线这头的我到底能做什么?如果我做什么都没有用,那我选择快乐好像也没有什么去指责的余地。

写到这里又想到刘瑜的那句“你也可能是他”,虽然刘瑜又是一位被公知们批判的公知噢,但是她的确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我社科书写的基调也忘记了她提及这句话的时候的具体事例了,但是当时她的结论大概是在对某一个决策权衡结果的时候重点就是。

“你不知道你会是谁”,即你既可能是那个决策的相对受益者也可能是那个相对受害者,在自己的角色不确定的情况下作出的决定才是真的公平,“你也可能是他”总之在这个闹得很大的事件里我能确信讨厌的观点之一就是“如果我是她,我肯定

xxxxxx”,一方面是生物基础上的在相对“激烈”的情况下我们会“become stranger to ourself”,大多数人在问卷中认为自己会在面试时被sexual abuse会愤怒和反抗,但是在设定而参与者未知的

“面试”中遭遇sexual abuse时大多数人会待在原地并害怕(来源是最近的某一期NPR news,具体生理机制我并没有去查明但是确实存在)一方面是我实在讨厌“设身处地”这个词,没有人能真的设身处地我们可以尽可能地去靠近和体察,但是我厌恶这种很理所当然的互换和发言。

然后我不是她,我除了提醒自己的朋友以外做不了什么(我自己也不认识什么男的),于是我转发陈鲁豫并哈哈大笑,哈哈大笑的时候想起“娱乐至死”这句话来,这就是我的网络日常说起来我并没有看过陈鲁豫那些发言的来源视频噢,除了某个无关痛痒的八卦之外我对她的印象来自她对朴树的那个访谈,我不知道其他访谈怎么样,那个访谈还是很真挚和温暖的,可能也只是因为朴树是真的很纯粹也很真实的人。

这个博主说的“丧事喜办”,我很乖地把帽子扣到自己头上我在这件事还在高潮的时候就开始开lmf的玩笑说她是pua大师,我现在的微博签名都是“女性扑啊学传播大师”,经常指点正在暧昧的朋友说“你要pua他让他辗转反侧。

”,最近又看到的消息是“数学就是终极pua,让大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还宣称学了我对你将来发展有好处”(天啊,这句话真的很好笑)我这么做可能只是因为,“我还能做什么呢”还是今天看到的微博,我真的每天高强度刷。

48小时微博,@iswenwena发了一段话是“在整个校园时代里,最有意义的是玩命学习,一步步走向理想的学校我用大把的青春去爱人,去玩闹,到头来只不过收获了一些模糊的记忆,时至今日,我早就记不得当初是怎样谈情说爱,身边的朋友也换了一批又一批,唯一留给我的是,你看看自己和别人的差距。

” 我转发并说我在复旦羡慕世界各地的朋友,在评论区我和tyh又进行了一番关于lmf既有爱情又在理想的学校的人生赢家感叹,当然我转发的用意可能只是出于我在一个相对理想的学校,但是我并没有玩命学习热门转发区有一句是。

“少背一个单词都是罪”,然后我想起一开始激情满满然后毫无成就又只能在期末季报佛脚的这一学期我在2019年的最大成就是,我今天整理电脑桌面的时候发现,我的桌面上还挂着我没有写完的2018总结“温故2018”。

,于是我决定不去写2019年总结最后还是想嘲讽一下自己前文提及的那位和学长暧昧的朋友已经被学长约了去看电影,想起来她之前期期艾艾找我们问该怎么去和喜欢的男孩子聊天,觉得恋爱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我刚刚问她说“

他知道你追星吗”,最后的答案是虽然知道她去演唱会但是不知道她会热烈追星我想起我之前看到的某个指点追星女的谈恋爱(?)的微博里说,最重要的就是在确定关系之前不要让他知道你追星追得像一个疯子我回过头看了看这篇和追星半点关系都没有的。

1.7万字,挨个出现了易烊千玺周深朴树张悬而且都不是必要的角色,于是我又一次发出“怪不得我没有npy”的感叹“读过书的女性都不该有npy——果子狸777”(我瞎说的,对不起果子狸的粉丝,如果有的话也对不起看到的这里的每一位有男朋友的女性,你读书一定比我多。

)在最后的最后放一个二维码,欢迎大家扫码关注我虽然是一个高高在上指指点点的人,但是我也需要关注,有朴树发言作为我的理论依据(如果有朴树粉丝看到我提前道歉,但是他确实说过,就是在鲁豫那个访谈里那个访谈真的很不错,。

B站搜索可直达有全集,欢迎路人朋友也去看看。)

注:1.本次写作妆容:阿玛尼uv粉底四号色,3ce的going right口红,雅诗兰黛三合一眉笔,kate眉粉做修容和鼻影,kiko我忘了色号的腮红,urban decay reloaded眼影盘,essence

粉饼定妆你们当然看不到我的妆容,但是我想写,哈哈没有睫毛是因为我不会贴双眼皮贴,而内双不配拥有睫毛2.本次写作bgm:易烊千玺《温度差》专辑disc 1,cicada我最喜欢的15首歌3.本次写作的地点:。

寝室,7 puzzle咖啡店4.本次写作的饮品:白开水,柠檬水,焦糖玛奇朵5.本次写作的工具:surface pro 4,iPad air 3,校园二手群里收的20块蓝牙键盘写到后半段电脑没电了,不得不换了。

iPad“我在2019的最大成就”那段话是我写到开头就想好的因为当时在用电脑,我是虚伪的写作者,“最后”不是最后写的,就像这个世界(哈哈!!6.这篇真的写得贱兮兮的,且长达一万七千字,实在是谢谢阅读到这里的每一个人,真的谢谢。

写得时候刻意迎合了自己的话语习惯没有为了方便阅读做出调整,在此道个歉题图是文中提到了的(我觉得)蛮好看的焦糖玛奇朵拉花,套了个看上去高级的黑白滤镜7.如果你们也想祸害他人让他们浪费时间看一万七千字的话,欢迎点击「。

在看」,谢谢大家!8.期末季顺利,冬天顺利,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和元旦快乐,不要感冒,努力加餐饭。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