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山神庙(风雪山神庙概括)满满干货

  • 2023-08-10
  • John Dowson

人们历来称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里的风雪描写。其实,何止风雪,那火光、酒店、古庙、疏林、草屋,连同毡笠、花枪、葫芦…

风雪山神庙(风雪山神庙概括)满满干货

 

人们历来称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里的风雪描写其实,何止风雪,那火光、酒店、古庙、疏林、草屋,连同毡笠、花枪、葫芦……亦都写得富有情趣、色彩和生命力仿佛整个环境也像人物一样地“活起来了”因而给作品烘染出特定的环境氛围,形成了独特的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

景物描写衬托林冲的心理情绪从林冲取路投草料场始,作者就以写意画似的笔触,勾勒了林冲的一个具体生活环境:在那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严冬里,一座围有黄土墙的草料场和破草屋,在凛冽的朔风中颤栗着发配到这里的林冲,除了老军借予的火盆、锅子、碗碟外,只有一个包裹和一条难以御寒的絮被。

周围除了几里外有家小酒店,是荒漠的一片,陪伴着他的只有山神庙里那山神、判官和小鬼的塑像这是多么的凄苦作品对这种凄苦情景是通过主人公林冲的眼睛和感受来表现的,因而显得格外真切动人例如写“天寒”先是写林冲顶着风雪赶路和老军出借取暖火盆的描述,着力渲染寒意。

继而写林冲烤火仍觉冷,这是以“身上寒”去衬托“天寒”正由于烤火不胜寒,林冲才想到喝酒以御寒,这是以林冲的“心上寒”,去进一步强化“天寒”的效果这种层层切合人物自身感受去写景的手法,不仅使读者有逼真具体之感,而且使景物带着浓重的感情色彩,衬托了人物在特定典型环境中的思绪。

“风雪山神庙”是林冲作出人生抉择,“逼上梁山”的重大转折点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林冲忍耐着,苦熬着,也在奋斗着这种情绪,作者虽无直言叙出,却借助景物描写把它异常鲜明强烈地描摹出来那呼啸的北风、漫天的大雪,不正反映了林冲的满腔悲愤?那破落的草料场,颓败的山神庙,不正衬托了林冲的凄凉萧条?那荒漠的雪地、静寂的疏林,不正映照着林冲的孤寂苦难。

随着人物思想性格的发展,景物描写也在变化着在这个片段的景物描写中,有两点是最为突出的,一是“雪”,这是众所周知的;一是“火”,这似乎还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其实,正是“雪”与“火”这看似不相容的东西,统一地创造了作品深邃的意境和丰厚的氛围。

如说,“雪”主要表现的是人物的外部环境;那么,“火”则着重渲染了人物内在性格的起伏变化全文写“火”达十六处之多“火”的描写突出地反映了人物在不同阶段的心理特征和性格发展的历程其一,林冲从李小二那里获悉陆虞候企图对他加以谋害的消息后,顿时大怒,即刻上街买把解腕尖刀,带在身上。

可是因为连续几日寻不到陆虞候,“也自心下慢了”此段描写,为林冲思想性格的发展变化和此后关于“火”的景物描写作了有力铺垫,并与后面陆虞候等人在古庙前的“自我暴露”前后呼应可以想到,当林冲亲耳听到陆谦那阴谋活动的“自白”时,一定会勾起李小二当初告密的话,那深藏心底的怒火便会进发出来。

同时,这段描写还用李小二的“知恩报恩”来同陆虞候的“忘恩负义”形成强烈对照,这更鲜明地表现了林冲后来杀人报仇的正义性其二,从火烧草料场到手刃仇人,作者所着力描写的“火”有力地烘托了林冲心的起伏变化林冲初到草料场时,虽然满腹悲愤,却也想安心捱熬下去。

当他见到草屋破旧时,就说道:“这屋如何过得一冬?待雪晴了,去城中唤个泥水匠来修理”可见,他有“长住”之意也因此故,他对“火”格外小心谨慎外出时,不忘“将火炭盖了”,并“把草厅门拽上”,“把两扇草场门反拽上锁了”。

草屋倒塌后,他“恐怕火盆内有火炭延烧起来”,还特地探身进去摸摸火种是否浸灭了这固然写出了林冲的心细,但更重要的是为了说明燃起此场大火与林冲无关,完全是陆谦一伙蓄意纵火害人在这过程中,作者所着意描写的“火”,时而明时而灭,时而生些焰火,时而盖住火,恰是林冲心潮起伏的写照。

待到亲耳听到陆谦那罪恶话语,林冲心中火进发之际,那“火”的描写便声态具作了:“只见草料场里火起,刮刮杂杂的烧着”这“刮刮杂杂”的声响,也正是写出了林冲此刻心底怒火升腾发作之态于是,林冲在烈火中铤而走险,走向了新生。

其三,从杀死仇人到醉卧雪地,林冲一反过去温文尔雅、委曲求全常态,而变得大胆、果断,甚至带些粗暴了此刻“火”的描写,也反映出这种新的性格特征他在雪地里看远处的草屋,“破壁缝里透出火光来”,近前一看“地炉里面焰焰地烧着柴火”,这火光是这般明亮、活跃,这固然有雪地照明之故,但也是人的心理反映。

因为此刻林冲已发泄了心中积恨,报了大仇,变得心无牵挂坦荡荡,所以在他眼里火光也就显得如此明亮正由于通过了这种人物情绪与自然景物的交相作用,所以景物被赋予生命,起到了以景写人、强烈衬托人物心境的作用景物描写构成人物行动的契机。

“风雪山神庙”里不仅十六次写到“火”,而且十二次写到雪,七次写到草料场、古庙及其他景物而所有这些景物描写不仅衬托了人物心情,而且又都被作者天衣无缝地织入情节中,成为人物行动的契机、动因和重要线索,使景物描写与人物行动产生一定的因果联系。

例如,“沾酒”和“投宿”这两个关键性行动,便同景物息息相关作者先是写道:“正是严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渐起,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这就为沾酒御寒举动作了“动因”的铺垫继而是“朔风吹撼”,以致烤火取暖也不济事,这才促使林冲终于采取沽酒的行动。

在沽酒的往返途中,作者又两次写到风雪:“雪地里踏着碎琼乱玉,迤逦背着北风而行那雪正下得紧”这“碎琼乱玉”形容雪下得大又多,以致满地积雪一个“紧”字,则传出了“神韵”,说明雪下得猛“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紧了”,“越”字则点染出雪是在无休止地下着。

作者如此着力渲染和强化“下雪”的大、多、猛和“不停顿”,意在说明草屋的被压倒和林冲不得不投宿古庙的行动的必然性

除了风雪,其他景物的描写又怎样呢?林冲刚到草料场时,“仰面看那草屋时,四下里崩坏了”,“摇振得动”这一笔常被人忽略,其实颇为重要下大雪是常事,压倒屋子却不常见唯有屋子本身破烂不堪,“摇摇欲坠”,方能被雪压倒。

写这笔,不仅反映林冲住所的恶劣,生活的艰苦,也点出了草屋被雪压倒的“内在原因”又如,写林冲在沽酒路上,“看见一所古庙,林冲顶礼道:“神明庇佑,改日来烧纸钱’”有此“笔”,才与草屋压倒后,林冲“想起离了这半里路上,有个古庙可以安身”的描述,相互呼应起来。

否则,就会给人以突兀之感而林冲的虔诚顶礼,除了说明人物此时的精神状态外,也带有林冲将藏身古庙逃得大难的暗蓄之意再如,林冲沽酒时,由于店主那“天气寒冷,且酌三杯,权当接风”的殷勤接待,致使林冲又吃又喝,拖延了时间。

而喝酒时间的拖延,正好造成了林冲推迟返回住所、躲过被草屋压死的机缘

在这里,或许有人会问:草屋倒塌之后,林冲难道就不能“将就”歇息下来,非得投宿他处?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番作者的艺术描写,便能够解除这个疑问实际上,林冲是无法“将就”住下来的其时已是晚上,黑咕隆咚,行动极为不便,而且林冲根本无法入草屋里,他“搬开破壁子”,方能“探半身入去摸”,连那床上的絮被也得用力去“拽”,足见床铺已被杂物重压着,这如何栖身呢?再说,“火种都被雪水浸灭了”,“又没打火处”,如此情况即使屈身住下,岂不等着冻死?!。

由此说明,林冲是非投古庙不可的!而林冲的投宿古庙,才幸免被陷害烧死又由于风雪不断,庙门被风吹开,这才有搬石头顶住门的行动而顶住了门,那放火的陆谦等人才无法进入庙里,只好立在庙前“观赏”熊熊大火,并洋洋自得地自我夸耀,自我暴露。

林冲听到这些话语,顿时怒火燃烧,破门而出,手刃了仇敌,产生了雪夜奔梁山的行动看景物描写与人物行动是如此环环相扣,紧密交织在一起的,而这种交织描写又是如此严丝合缝,无懈可击,实在令人叹服!

结束语茅盾曾说过:“人物不得不在一定的环境中活动,因此,作品中就必须写到环境作品中的环境描写,不论是社会环境或自然环境,都不是可有可无的装饰晶,而是密切地联系着人物的思想和行动”从“风雪山神庙”中亦可领略到这种功力,在这个片段里那景色、风光、物态都溶化在人物的思绪、情感和动作中。

情,融入了景,是物化了的情;景,则化为了情,是带着感情色彩的景,达到了真正的情景交融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